當前位置:首頁>>企業文化

榮譽背后的真實

—— 記五礦稀土錫礦山地質帶頭人鄒利群
文章作者:   文章來源: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19-03-19
字體:【】 【打印顏色:

“恭喜你和你的團隊。”

“謝謝,這個特等獎是對我們地質科研團隊過去成績的肯定,更是對我們未來努力奮進的鞭策。”

錫礦山地質帶頭人鄒利群從五礦稀土總經理王濤手中接過獲獎證書,臺下掌聲經久不息。這是錫礦山閃星銻業有限責任公司2018年科技大會頒獎現場,獲得特等獎的是由鄒利群主持完成的《礦山飛水巖深部地質找礦》項目。錫礦山地質科研團隊近二十年完成了《礦山銻礦接替資源找礦》《錫礦山銻礦成礦研究與深部地質找礦》《湖南省冷水江市錫礦山接替資源勘查》《錫礦山銻礦飛水巖礦床南端深部詳查》等找礦項目,共計探獲礦區內部及周邊找礦銻金屬資源礦石量近400萬噸,銻金屬11萬噸。其中《全國第一輪危機礦山找礦湖南省冷水江市錫礦山接替資源找礦》獲中國有色金屬學會科學技術獎二等獎。

榮譽的燦爛笑容是由一次次挫折與辛酸換來的。在榮譽的背后,隱藏著幾多不為人知的團結拼搏、鍥而不舍的故事,讓人難以忘懷。

功勛背后,鐫刻艱苦卓越的團隊豐碑

資源是礦山之基、生命之本、發展之源。地質人就是以尋找資源,保持礦山生產持續穩定,延長礦山服務年限為使命。錫礦山能在120年的開采中越發壯大,是與錫礦山數代地質員工默默奉獻息息相關的。

情牽礦山,心系找礦,這是對錫礦山地質一級專家鄒利群的真實寫照。 錫礦山地質找礦工作大體可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自建設礦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周全喜同志(已故)為代表的技術群體,主要對錫礦山的含礦地層(佘田橋組地層)進行找礦;第二階段是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對棋子橋組地層的找礦;第三階段是新世紀內部找礦,以該公司地質一級專家鄒利群為首的團隊按照探邊掃盲找新礦、整理資料找殘礦的原則,在飛水巖礦床深部開展了向地球深部要資源的系列找礦工作,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鄒利群自進廠以來,先后參加了棋子橋組地層和飛水巖河床兩個區域和階段的地質找礦工作并均取得成功。

尤其自2007年擔任錫礦山地質帶頭人以來,該公司地質找礦迎來了百花爭艷的輝煌時期。作為地質專業學組的領頭雁,鄒利群注重地質專業人員的業務培訓,經常采取一對一幫扶、定期集體培訓和組織各單位互檢互學等靈活多樣的方式進行培訓。同時,與時俱進推進技術升級,積極推動團隊地質視野的突破。除對地質專業人員在實際操作技術上要求精益求精外,更要求員工刻苦鉆研理論,開擴礦視野,先后與中南大學、南京大學、成都理工大學、中科院貴陽地化所、廣州地化所、長沙大地所等科研院校開展對錫礦山銻礦的成礦機理的研究工作,不斷豐富團隊的理論水平,學組的整體作戰能力年年攀升。

27年的地質找礦生涯,鄒利群理論聯系實際,結合錫礦山銻礦規律總結出了綜合分析找殘礦、總結規律找盲礦、成礦研究找新礦的三種方式。先后在國家級刊物上發表有影響力的論文5篇,該地質團隊完成的科研項目先后兩次獲得中國有色金屬協會、學會科技成果二等獎。為了突破錫礦山殘礦回采技術和安全上的難點,他和他的團隊幾乎天天穿梭在南北兩個礦山井下,一連十幾個小時現場勘察,升井后又埋頭在辦公室研究各種資料,連續幾天幾夜不回家那是常事,為百年老礦的殘礦回采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保障。

艱辛背后,譜寫人人傳唱的勘探之歌

一百多年的銻礦開采和生產規模的逐步擴大,錫礦山保有地質儲量逐年減少,資源日趨枯竭。因此,強化內部找礦、加強礦區邊深部及近外圍找礦工作,尋找后備基地,擴大銻礦儲量,延長礦山服務年限,是刻不容緩的重要戰略任務。鄒利群臨危受命、責無旁貸地承擔起內部及礦區周邊找礦的艱巨任務。

1991年,鄒利群從中南大學地質礦產勘查專業畢業后來錫礦山南礦工作,先后從事過井下采掘風鉆、爆破、松石、運輸、設備、值班等基層一線工種的生產實習。在短短半年的生產實習中,他就熟練地掌握了井下各工種的操作技能。他吃苦耐勞,熱愛礦山,一年走爛四雙套膠鞋,深入各作業面了解地質情況,不斷把自己的理論知識運用在工作實踐中。那時,棋梓橋組地層無銻礦的觀點,是省內、礦內很多地質權威一致認同,并在大部分地質從業人員心里根深蒂固的。而鄒利群在無數次實地勘查和深入學習分析各類地質專業書籍后,提出了棋梓橋組地層有礦的觀點。在他提供的大量的理論論據及實地勘查數據面前,礦領導支持了他在棋梓橋組地層找礦的決定。從此,年輕氣盛的他以辦公室和井巷為家,與掘進隊員同下井同升井,既是地質專業人員又是風鉆從業人員,加班加點,夜以繼日。當掘進150米還未現銻礦時,專業領導開始懷疑決策,鄒利群在領導辦公室拍著胸脯保證:“再采掘100米,沒找到礦我負責!”終于,掘進200米后,銻礦如約而至。“棋梓橋組地層有銻礦。”鄒利群是國內外提出錫礦山地區棋梓橋組地層含礦的第一人,實現了錫礦山地質找礦的重大突破。此后,在鄒利群的指導下,錫礦山在棋梓橋組地層找礦達350余萬噸,探獲銻金屬量7余萬噸。

2006年,錫礦山地質組與湖南省有色地質勘查局二總隊合作開展《湖南省冷水江市錫礦山接替資源勘查》國家項目,至2007年底己打完20個鉆孔,卻未探獲到工業礦體,與項目申報預期相差很大。為此,鄒利群茶飯不思,寢食難安,他多次現場勘察,遠觀地勢近看地貌,把所學知識和礦山工作經驗有機結合。在年底項目組召開研討會準備調整下步工作思路時,他堅持自己的觀點,大膽地闡述了自己對飛水巖礦床成礦規律的見解,提出了將飛水巖背斜南傾伏端作為下步找礦重點的計劃。功夫不負有心人,在鉆探了千多米深后終于成功勘探到三米厚的銻礦層。面對又一輪探礦成功,鄒利群一改嚴謹的性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此后,圍繞飛水巖礦床南傾伏端開展了多輪找礦工作,至2017年底共探獲了332+333銻資源量153.4萬噸,金屬量5.4萬噸,相當于找到了一個中型銻礦,南礦也從現在的31中段可開拓到49中段。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在鄒利群的帶領下,錫礦山地質團隊一路攻堅克難、披荊斬棘,專業上更是精益求精,為延長百年老礦的開采年限做出了重大貢獻。據統計,自2012年以來,錫礦山地質找礦達245.6萬噸,同期生產消耗地質儲量298.91萬噸,找礦量達到了消耗地質儲量的82.17%。

(五礦稀土 周樂群)

版權所有: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07年-2010年  京ICP備05017583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300101號  隱私與安全  法律聲明  
運維單位: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來糾錯    投資者   求職者   傳媒者   同業者   瀏覽者
分分彩定位胆个位稳赚